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J蕙生活 >Flawsome的政治学问 >

Flawsome的政治学问

时间:2020-08-14  阅读:439  点赞次数:352  

我们都知道自己不完美,却追求完美,而且愚蠢的希望别人完美;这里的「别人」可以填进任何人,包括另一半、父母、子女、主管或政治人物。另一方面,现代人却也更能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成为另一种形式的完美,就像一场力拚之后输掉的比赛,却可以是「完美的球赛」一样。

Flawsome的政治学问

英文中有一个字最能解释这个看来有些矛盾和冲突的观念。许多报导指出,超级名模泰拉班克斯(TyraBanks)在2012年发明了「flawsome」这个新字。Flawsome是由「缺点」flaw和在英语世界中已经接近滥用程度的「很棒」awesome两个字结合,意思是「虽然有缺点,却不妨碍一个人(或一家企业,或随便什幺东西)的优秀」。班克斯以自己为例解释,她有个大额头,但仍可以是名模。

Flawsome后来成为流行语,而且被认为改变了不少企业的行销概念。有些企业不再强调自己是完美无瑕、无懈可击的品牌,因为在网路传播、消费者意识崛起和资讯愈来愈透明的多重背景下,那是不可能达到的境界。

事实上在2011年7月,美国DominoPizza已提前以类似flawsome的手法跨出新企业行销第一步,在纽约时代广场设置和该公司推特同步连动的电子看板,「现场转播」消费者所有的推特留言,无论好或坏,时间长达一个月。其中不乏消费者留下「有够难吃」、「服务不好」之类的留言。

如何才能flawsome,什幺不是flawsome

专家认为,flawsome的心态,让企业更有「人味」,因为企业就像人一样会犯错,也理应展现同情心、弹性、谦逊等人性特质,会和消费者更为接近。专家表示,人性天生无法接受他人「假装没有犯错」。

要达到flawsome,必须在犯错时诚意并不附加附带条件的道歉,同时还要以超过错误幅度进行补救或赔偿。例如苹果最初手机地图app效果奇差,CEO库克(TimCook)马上写公开信道歉,还语带自嘲的建议消费者在情况改善之前不如改用其他公司的app,就是最佳的flawsome展现。

对企业来说,最不flawsome的作法就是对错误视而不见,希望问题随着时间消失,或是附带条件的道歉,就像台湾不少政治人物喜欢用的「如果让你感觉不舒服,我愿意道歉」。

运动员和艺人也曾讲求完美形象,但带点缺点和弱点的flawsome,反而让粉丝觉得他们「更像人」,反而对他们更加死忠,回过头来为他们辩解。例如王建民、NBA的魔术强森和布莱恩(KobeBryant),虽然私生活曾经出过问题,但球迷并不以为意。又如前美国总统比尔柯林顿,虽然把白宫搞成春宫,但靠着任内政绩仍赢得许多美国人讚赏。

打个比方,PTT上经常出现的祭品文,就是件很flawsome的事。为什幺?因为发文者一定是输了打赌,才必须执行发祭品的承诺,无论是裸奔还是发鸡排珍奶,重点都在履行承诺的霸气。

但我们不能忘记,flawsome的前提必须要优秀才行,flaw的前提要建立在awesome的事实上。一个一点都不棒的人或作不出好产品的企业,就别提flawsome了。

Flawsome的政治学问

台湾政坛的flawsome

由此看来,台北市长柯文哲是利用flawsome概念行销最为成功的台湾政治人物。柯文哲儘管不时自称多聪明多优秀,却也承认自己有缺点,不是个完美的人,就因为这幺「人性化」,他得到大家喜爱和支持。但显然flawsome不仅有使用年限,也不是万用仙丹,柯文哲纵然一再展现出「有错就改」的诚意,但是当他的flaws愈来愈多,看起来没有那幺优秀,就实在称不上是flawsome了。

马英九显然是flawsome的反证,因为无论是他的竞选或执政团队,都将他塑造为完美、没有缺点(flawless)的领袖。他当然也曾道歉,但总是心不甘情不愿,也有更多时候,他假装错误没有发生,或是硬撑着希望问题自然消失,例如他的中国政策,例如他的九二共识。这种特质,充分说明了他为何无法成为符合当下时代的领导人。

国民党也有相同的问题,很有趣的是,它一直不肯承认自己的亲中政策有错误,倒是经常回过头来指责别人「你看,他这个作错了!」另一方面,它却又援用flawsome的精神来为蒋介石和蒋经国说项,解释为什幺他们没有那幺坏、「功大于过」、「瑕不掩瑜」,两蒋仍是伟大的人物,同时也声称党产是时代下的产物,不是那幺邪恶的东西。

可以说,台湾政坛完全误用了flawsome的概念。Flawsome并不是说你的错误可以一而再的被原谅,所以即使一再犯错也没关係,也不是说用瑕不掩瑜和功大于过就可以瞒混过去。要在政坛打滚的人物,必须要深知flawsome其中三昧,充分掌握其中的巧妙和精髓才行,否则会玩火自焚。

不过从更严肃一点的角度来看,台湾现在真的容得下flawsome这个观念和flawsome的政治人物吗?答案恐怕是悲观的。无论是我们自己或是媒体,是否太执着于近似于「种族脸谱化」(racialprofiling)的「概化」(generalization),急于因为某某人犯了什幺小错或是作了什幺小事,就将此人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,直指他就是什幺样的人?我们不妨问问自己,儘管我们都知道人不可能完美,是不是潜意识中仍在追寻完美的政治人物?

Flawsome这个字其实很有学问,有朝一日,如果台湾政治人物能够充分懂得flawsome奥妙,而选民和媒体都能知道如何去欣赏和面对一个flawsome、而非flawless的政治人物,台湾政治将可以走入另一个境界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