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B卫生活 >台湾人第一票,是用毛笔一笔一划写在投票纸上投出来的 >

台湾人第一票,是用毛笔一笔一划写在投票纸上投出来的

时间:2020-06-24  阅读:474  点赞次数:710  

台湾人第一票,是用毛笔一笔一划写在投票纸上投出来的

台湾的选举,连对岸也羡慕,然而,民主抗争之路,从日治时期就开始,人民的第一票,非一步登天,争取过程精彩有料。

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,秋阳温和,自治的光芒初射殖民岛,雄赳赳的公鸡迫不及待地啼叫,叫醒昏睡的人民,赶快去投「清心一票」。这天,是「第一届市会议员及街庄协议会会员选举」的大好日子,马路上旗海飘飘,台、日候选人的名字书法写得苍劲有力,日本警察沿途站岗,台湾男性心情兴奋,毕竟有资格投票的人不多,一个个耐心地排队进选举会场(投票所),一笔一划,将属意的候选人姓名,汉字或片假名、平假名均可,用毛笔写在投票用纸上,投出历史性的第一票。

首场民选来之不易,是台湾总督府为安抚台湾人的不满,回应林献堂等人放弃「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」的结果,此前各地社团已经奔走十四年。议会梦想放弃情非得已,承认日本殖民的现实,集中火力诉求人民自治投票,也是共识。

当时台湾的行政区划分为五州:台北、新竹、台中、台南、高雄,下辖七市三十四街三百二十三庄;「市会议员」类似现今市议员,拥有部分议决权,「街庄协议会会员」则是不具议事资格的乡镇谘询委员,两者任期皆为四年。

寡头领导下,选举限制多。首先,真正民选的议员只佔总额一半,其余官派;其次,年满二十五岁、住满六个月,以及年缴税金五圆以上的男子(约同于当时劳工五天的薪资),才有投票权,妇女则被排除。因此岛上台湾四百多万人口,合格选民只有二点八万人;以台中而言,有选举权的日本人,比台湾人多。

话虽如此,有识之士为鼓励民众投出「清心一票」,自製海报宣传,并为文盲办理讲习。《台湾新民报》甚至模拟选举,将一模一样的选票印在报纸上,呼吁民众剪下填妥后寄回报社投票,并可参加有奖徵答,猜谁高票当选、得票数?第一名奖金十圆!

台湾第一次地方选举海报(陈鸿文摄)

那年代麦克风罕见,候选人只能靠丹田嘶吼政见,数十场下来喊到哑嗓,幸好有热心「运动员」|即助选员帮忙抬轿,还编写竞选歌曲以壮声势,挨家挨户拜票、发传单。参选台北市会议员的律师蔡式穀(一八八四〜一九五一),是留日修习法律、通过「辩护士」考试的第一位台湾人,他寄给选民的政见单张,载明他主张增设婚姻介绍所,鼓励日、台通婚,还要设置儿童乐园、徒弟学校(即技职学校),理念颇为务实。

十多天的造势活动到投票结束,未传出买票、暴力,气氛热烈祥和,选风优质非今日可比。

隔天开票,全岛投票率竟然高达百分之九十二,市会议员方面,日本人攻防成功,以百分之五十一的当选率,小胜台湾人的百分之四十九;街庄协议会会员,台湾人当选率为百分之九十二,远高于日本人的百分之八。蔡式穀以第一高的一千二百四十五票,当选新科议员,他的民族自决意识极强,常撰文、演说提及日本对台湾的压榨统治,还因参与政治运动被捕,在第一届及四年后的第二届选举,都高票当选。

一九三九年第二次选举,投票率更惊人,高达百分之九十六点七三,在在反应民众自治的深厚渴望。

自己的未来自己决定,台湾史上首次自治选举不尽民主,却很珍贵,诸多首见,选风优质,时至今日依然难得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