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A一生活 >【大陆创业】流浪者的武林客栈夜奔北京 >

【大陆创业】流浪者的武林客栈夜奔北京

时间:2020-06-12  阅读:710  点赞次数:850  
【大陆创业】流浪者的武林客栈夜奔北京夜奔北京门前大红灯笼的温暖红光,总在傍晚抢先照亮胡同。

京二环内总有塞不完的车潮,此起彼落的喇叭声、城市熙熙攘攘,走进东城区灯草胡同里,脚步不自觉放慢,三两爷们在老房子外聚集聊天,推开民宿「夜奔北京」的四合院朱红色木门,老闆黄鸿玺跟着一群人正在大院踢腿、蹲马步,平行时空下,彷彿走入另个世界。

 

武术教学 欧美客慕名而来

学员们依序排成一列,身材高大的黄鸿玺站在最后,他一脸严肃地瞅着每个人的姿势,低声唸了身旁13岁的小学员说:「你每一次都偷懒,不认真做完动作!」说完,他脚朝天一蹬,几乎贴脸的功夫裤发出俐落唰唰声。

为推广武术,黄鸿玺规定员工都要参加週六傍晚的武术课程,房客与附近居民也能免费参与。

四合院的古味与每週六下午的武术课程,让许多欧美旅客慕名而来,习武18年的黄鸿玺说:「一开始是我自己练功,员工看了也想学,我就给他们上课,后来房客也加入。」本是无心插柳的武术教学,却成了夜奔北京的特色,2016年在Booking.com订房网获得9.1分好评价,目前有9成以上高住房率。

2016年夜奔北京从青年旅馆转型后,依然得到订房网评价9.1高分。

高头大马的黄鸿玺,卸下武术服后神情轻鬆许多,看到相机他会搞笑比YA,问起年纪,今年34岁的他俏皮说:「可以说我18岁、未满19岁吗?」他坦承说:「本来比较顽皮、叛逆,搞不好会加入黑帮吧!但练武术后,个性相对沉稳了!」

高雄出生的黄鸿玺是小留学生,「小学毕业典礼那天,父母突然告知我下个月就要搬家去加拿大,长大才知是受《一九九五闰八月》这本书影响。」

没有心理準备就踏入白人社会,语言和文化的隔阂,让黄鸿玺调适了1年才适应,高中时要选社团,「我参加不了冰上曲棍、滑雪这些热门社团,武术社是一个不流行的社团,很少人认同,我当时对武术没有什幺想像,就当成运动,少林拳一练就是3年。」

在美国宾州州立大学读书时,黄鸿玺(右)最爱和黑人室友一起切磋武术。(黄鸿玺提供)

武术成了黄鸿玺生活的一部分,也是心灵寄託。在拳脚的世界,没有融入的问题,不只强身,身体还能做出超乎自己想像的事,例如爆发力变好、柔软度增强,甚至跳得比篮球队员还要高,他也曾用武术帮人制伏小偷。

高中毕业后,黄鸿玺转往美国读大学,仍和几个同学一起切磋空手道、跆拳道,「我们是复仇者联盟,到处参加擂台比赛。」谈起往事他笑出声,武术对当时年少气盛的他来说,还有输赢,后来他明白,真正的对手只有自己。

 

进入云门 训练多元获益深

2003年,原本在香港物流公司上班的黄鸿玺回台看奶奶,刚好遇到云门舞集第一次对外招聘武术教学员工,「80人报名,只选7个,我们第一届录取者自称是《七剑》。」

「我爸妈说,你要进云门,就不要回家。」黄鸿玺还是不顾爸妈反对,在云门一待就是7年,负责武术教学与教案设计,同时师承知名武术家徐纪学习八极拳。云门的训练多元,会请各领域老师上课,包括解剖、摺纸、园艺治疗,还请过亚都丽緻大饭店总裁严长寿、美学家蒋勋等人演讲,他充满感激地说:「上课当时感受还不深,直到离开自己创业,才知道这些课程都是灌溉我的养分。」

夜奔北京初期是青年旅馆,近年北京物价翻涨,欧美背包客减少,黄鸿玺(右)去年将所有房间装修成独立间,住宿客一半是台湾人。

2010年,黄鸿玺是首位以武术家身分申请到云门舞集「流浪者计画」的人,该计画赞助年轻艺术家到海外自助式穷游。他以北京为中心点,花了3个多月,去了几个北派武术的发源地,包括河北、山东、河南、山西,探究山东人为何踢弹腿、打炮拳?为什幺河北人打八极拳?他发现,武术在原乡,是生活,是唯一。

「参加流浪者计画前,趁着金融海啸低点好不容易买到台北小套房,以为人生也就安定下来,看到的都是直线,但流浪回台湾后,觉得自己生活太安逸。」弯曲的路难走,却能绕出更多风景,黄鸿玺辞去云门工作,毅然卖掉才买了9个月的房子,带着新台币300多万元(本文币值均已换算为新台币)到北京落脚,「选北京因为是首都,是接地气的入口。」

 

远赴北京 经营四合院旅馆2013年开业的夜奔大同风格较现代,仍提供适合背包客入住的混合住宿房,单人床580元。(黄鸿玺提供)

花了半年时间,他找到东城区胡同里的纯正四合院,天地四方的结构,围出方正的大院子,他一眼就喜欢,「北京后来出现很多四合院旅社,其实是平房改造。」传统四合院租金高,黄鸿玺不肯透露数字,记者查了附近行情,推估每个月至少要40万元租金,「本来没想开旅馆,但自己负担不起四合院房租,所以想用最简单方式分租出去,才有经济来源。」

创业资料时间:2011年租金:48万元水电:9.6万元装修(分期付款):125万元人事:0元总计:182.6万元

黄鸿玺索性将四合院经营成青年旅馆,初期一个房间放4到6张床,共42张床,客源多是背包客,当时大陆青年旅馆一张床平均价格是在140至240元间,夜奔北京有四合院的卖点,一张床定价720元,约为3至5倍。

生活在北京胡同里,是最接地气的方式,黄鸿玺认为没有什幺不能适应,不适应的,也不好说。

黄鸿玺引以为傲地说:「登录订房网的时候,网站还跟我们说,这价钱会做不下去,可是第一年入住率几乎是100%;因为几乎没人会把传统四合院做成青年旅馆,主要是租金、维修成本太高。」

营业资料时间:2017年租金:48万元人事:19.2万元水电:9.6万元营收:86.4万元利润:9.6万元注:营收及利润为记者估算

「当年听了严长寿讲旅馆管理,他强调服务的重要性,对我经营民宿帮助很大。」前3年,夜奔北京客群99%是欧美人,在中国手机号码还没有实名制前,黄鸿玺观察到,外国人最需要打电话,他提供了一个全大陆旅馆都没有的服务,「我买了50支400元的黑白手机、每支都有10元电话费的SIM卡。」这个小动作,让旅馆赢得好评,第一年就在背包客订房网hostelworld.com得到全中国最高的9.7分,夜奔北京也成北京第一家注册Airbnb的旅馆,Airbnb的执行长Brian Chesky还曾带领团队一起入住。

 

周转不灵 转型民宿度难关

即使青年旅馆的住房率高,评价好,前3年营收始终在打平状态,谈到难关,黄鸿玺难得皱眉,他深吸一口气:「经营非常不容易…第3年底就快撑不下去。那年冬天很多欧美人不敢来大陆,人民币飙涨,加上我们又到山西开夜奔大同,资金一下周转不来,出现240万元缺口。」

那是2013年,国际间发生几件大事,北韩金正恩试射了6枚导弹,冲击东北亚的旅游业,加上中国重度雾霾,美国驻外使馆也关闭。「我在这里工作了4年,也没见过老师愁眉苦脸。」资深员工何娟眼里的黄鸿玺,永远积极、乐观,像这样嘻嘻笑着讲笑话:「叫我小黄,别叫老师。」

赴陆开设民宿提醒

台湾人若想赴陆开旅馆,台湾民宿协会副理事长吕人凤建议,必须先查清楚各省法规,并确定房屋是否能做为营业用途,以及核发牌照是否有数量限制。

以北京申请旅馆营业执照为例,要到工商行政管理总局、消防局、卫生部及出入境管理局申请执照,跑完全部流程需耗时半年,最好预留半年预备周转金。

虽有朋友借急,助他度过那次难关,黄鸿玺也意识到,在租金昂贵的北京开青年旅馆是错误策略。去年他花百万元重新装修夜奔北京,转型成只卖独立房间的民宿,平均房价3,800元~4,800元,目前单月营收80多万元。青年旅馆的梦想,他放在另2间旅馆「夜奔大同」和「夜奔平遥」延续。

夜奔北京目前只有独立间,平均房价3,800到4,800元。2015年黄鸿玺在山西平遥古城正中心,租下晋派建筑的老四合院开夜奔平遥,房价从背包客一个床位500元到独立房的1900元都有。

聊起山西大同,黄鸿玺像个孩子兴奋,一直推荐记者此生必去。「创业第1年,许多欧洲背包客就不断向我推荐大同,建议我过去开旅馆。」

2015年,黄鸿玺在山西平遥古城正中心,相中晋派建筑的老四合院,资金有限的情况下,他不再冒险独资,主动找上太原最大的连锁咖啡店咪咕合作「夜奔平遥」,也将咖啡馆放进四合院里。

 

艺术交流 作品授课换住宿

夜奔系列目前3间旅馆,黄鸿玺只用了4名员工,「我用打工换住宿的方式,同一时期最多有7位打工者,必须轮流到3家旅馆。」开业6年来,已经有306人到他的旅馆打工,95%是台湾人,年龄从18岁到60岁。

旅馆是将一块空间最大化,房间转换率越高越好,黄鸿玺却留了很多公共空间让旅客活动,甚至可以用作品或上课交换住宿,他指了墙上的涂鸦说:「这是台湾街头涂鸦客Candy Bird画的,另一幅则是出自黑鸡先生Mr. Ogay之手,他是全亚洲被检举最多的街画家。」墙上还挂着张大春入住时挥毫送他的字,各种艺术交流,也是他最近在做的文化平台。

旅馆附赠的早餐虽然简单,却很有饱足感。黄鸿玺将打工换宿者的画作,做成手工笔记本贩售。(199元)

问他还适应北京吗?黄鸿玺只回自己是个流浪者,不怕空汙的苦。关于人治、权力,他不多说。天晴时从屋顶向四处望,胡同依然很有老北京味,一墙之隔有赤着膀子聊一整天的大爷、大妈,也住着官员、大老闆。有人言重,一句话能决定拆迁整个区域与否;人的命运、言语,捏在别人手中。

不再像年少时练功,轻易显露力气,正如八极拳入门最强调的动作「沉」,黄鸿玺发现,武术造诣越深,动作越简单,所有力劲都收在身体里。上课时间一到,黄鸿玺收起採访时的笑脸,严肃指导学员侧踢,必须看定目标,脚步站稳,扭转身体往前踢;力量不是外表的直线运动,而是内在的螺旋放送,练武声迴荡在四合院密实的墙内,特别立体。

台湾客人林先生顾客这幺说:原汁原味 体验北京

很喜欢胡同里的四合院,这是比较原汁原味的北京样子。老闆很客气亲切,问他事情也都很有耐心回答。虽然老房子难免有种土味,但就是它的特色,来这里就是体验。

相关文章